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

2020年09月27日 17:59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







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

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



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




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



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

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

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


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


       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相关推荐

房企2020目标增速集体放缓 安全和利润成最大追求

如果可以重启2020,大多数房企的销售目标应该不会像现在这么保守。在刚刚过去的3月份业绩会上,面对下行的市场和不确定的疫情,除了恒大等极少数房企外,主流房企纷纷调低了今年的销售目标,增速降至10%、5%以内。甚至有房企的目标出现了负增长。中国房地产市场在经历了4年多的大牛市后,其实从2018年四季度便进入了调整期。曾经被奉为圭臬的高周转和拼规模,被房企们放在了次要位置。就连速度和并购之王、融创董事局主席孙宏斌也说,“销售规模的增长未来不是重点,利润和品质才是第一位的。”事实上,利润可能还要排后,安全是当下第一重要的事情。对房企现金流影响至关重要的销售及回款,在2、3月份按下了暂停键,又加今年是偿债高峰年,一些房企正在面临2008年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从更长远的视角,当销售市场到达16万亿左右的天花板,规模放缓是所有房企的宿命。如何尝试多元化转型、转变盈利模式、提升经营质量,是房地产下半年竞争的核心。2020年,注定是一个新的拐点。龙头们集体降速受疫情影响,2020年房企们进击的脚步都被迫放慢,在业绩会上公布目标时都比往年明显谨慎,目标销售增速大幅放缓成为常态。前两年高增速的房企首先放缓了脚步,以融创中国为例,今年的销售目标较2019年的销售额仅上调7.8%。而在此前几年,融创是出名的高增长房企,过去几年增长率都在20%以上。原本稳健的房企也更谨慎了。华润置地就明确表示,2020年将保持一贯的稳健运营,销售目标为2620亿元,同比增长8%,而龙湖的销售目标设定在2600亿元,较2019年2425亿元的销售额略增7.2%。也有不少房企表示,今年的销售目标与去年基本持平,富力、雅居乐和时代中国等房企就表示今年的销售目标增幅仅2%-5%。整体来看,主流房企目标增长率基本在10%左右,较2019年进一步放缓,且均低于2019全年的业绩同比增速。更有房企的目标出现了负增长。新城控股定下的目标更为“保守”,董事长王晓松表示,考虑到疫情带来的冲击,新城将2020年的销售目标审慎地定为2500亿元,较去年2708亿元的销售额下降7.7%。龙头房企中碧桂园和万科并没有公布今年的销售目标,但从恒大公布的2020年销售业绩目标6500亿元看来,其实际增幅目标也还是维系在8.0%。乐观者也有。销售目标涨幅较大的房企例如绿城、金茂和世茂等,但他们2020年销售目标的增幅也只是在20%-25%,均比两三年前的增幅要低。克而瑞表示,在此形势下,虽然多数房企认为一季度业绩的同比降低对全年销售的影响相对有限。但当下市场不确定性积聚,房企想要更好地活下去,必须“稳”字当头,行业增速放缓,2020年目标增长率的降低也在合理预期内。克而瑞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TOP100房企全口径销售业绩规模同比下降也近20.8%。展望未来,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得以控制,有序复工复产,预计二季度房地产市场将继续复苏,供求跌幅有望进一步收窄。不过,海外疫情形势异常严峻,金融风暴阴霾下海外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剧,或将传导至中国经济共振下行。二季度房地产市场依旧不容乐观,房地产开发投资等各项行业指标较难摆脱下降通道。亿翰智库表示,规模房企一致性调低业绩增长目标,有意识的培养市场对企业业绩增速放缓的接受度和适应性,而且相对审慎的目标设定于企业而言更可控,顺利实现的可能性也更高,在营销的助力下,多数或都能超额完成预设目标。安全之上的盈利从房企们今年的目标看,除去像绿城这样有底气去追求规模增长的“勇士”外,绝大多数的房企还是寄希望于手握余粮、放慢脚步的前行。在头部房企中“活下来”也不再是口号,巨头们早已为“活下来”做准备,致力于将净负债率控制在低位。央企与国资背景的房企表现突出。截至2019年末,华润置地负债总额5286.35亿元,净负债率仅为30.3%,甚至低于中海和万科,成为行业内负债率最低的房企。中海净负债率为33.7%,万科为33.9%。除了这三家之外,不少房企的负债率都位于行业的低位。碧桂园净负债率降至了46.3%,龙湖净负债率51.0%,都处于较低水平。作为龙头房企的恒大和融创,以及富力、佳兆业等长年净负债率较高的房企,净负债率都还在150%以上,仍有较大的下降空间。因此,这几家公司都在业绩会上明确提出了降低负债率的目标。恒大更将全面实施“高增长、控规模、降负债”的经营战略。21世纪经济报道注意到,今年房企们更关注现金短债比这一指标。截至2019年末,龙湖现金短债比为4.38,维持行业内的较高水准。中海现金短债比约为3.0,华润的现金短债比也是3.0,均处于行业较高水平。四巨头中,碧桂园的现金短债比为2.3倍,万科为1.77,表现均属优。其他两家这个数据则显隐忧。截至2019年12月底,一家1年内到期的债务3721亿元,同期现金及等价物仅1500.56亿元,现金难以覆盖短期负债;另一家一年内到期借贷为1357.3亿元,期末现金为1257.3亿元,仅相当于短期借贷的93%,若去掉限制性资金,该比例降低至57.3%,短期负债风险也明显上升。上述房企表示,将通过融资、加快销售回款、出售资产等各种方式,降低负债率,减少短债。在安全的基础上,房企更加重视如何提升经营质量和盈利水平。孙宏斌首次提出,融创已经进入以更好的利润管理为核心的发展新阶段。不再追求销售排名,而希望在利润上、品质上有更好的排名。世茂今年的考核体系也一并改了。许世坛在业绩会上表示,今年考核给团队的奖金是按权益后的核心利润来计算的,即赚多少钱,集团给多少奖金。在这个考核下,通过杠杆去做大销售额是没用的,奖金会减少。

2020年05月18日 00:06

租客网:租房市场如何更诚信,更透明?

明理直气壮的跟你说“房子还在、随时看房”,等你满心欢喜挤出时间去看房时,却被残忍告知“房子没了,已经租出”;明明在咨询时将房子描绘的如同“宫殿”一般,但到现场一看,却比“贫民窟”还惨;明明口口声声保证“费用低廉”,但在租房中却遭遇费用“步步加码”,逃脱不了“押一付三”、“高额押金、中介费”的魔爪,甚至还不一不小心掉进“租金贷”的坑里,作为租客的你,是不是也想大呼一声:租房好难!“弄虚作假——缺乏信任——不作假不赚钱”仿佛渐渐在租赁行业中成为了一种愈演愈烈的恶性循环。如今,中国已经逐步进入“存量房时代”,在存量房交易愈加增多的今天,通过一种怎样的模式能够打破曾经的恶性循环,进而改变行业生态为存量房交易双方提供更为省心、放心的服务,是租客网全体所追求的目标。公开承诺“百分百真实房源”,率先实行“租房免押金,不要中介费”,推出“地图找房、线上实景看房”,省去找房、看房时的诸多烦恼,实行“租客惠、租客社群”项目,让租客的生活更便捷、更实惠、更丰富……租客网让行业更诚信,更透明!真房源应该是融在骨子里道德里的最基本的要求,是所有中介机构、从业人员的基本行为准则。破除行业而陋习,是一个道阻且长的过程,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租客网等一些新兴房屋租赁平台异军突起,为租客展开了更具特色的服务和运营,在相互竞争的同时,也给房屋租赁市场注入生机与活力。租客网如今已经快速发展成为互联网租客唯一正宗的官方平台,与其说租客网是一个新产品的诞生,不如说这是一次定位和聚焦,是一次重新定位和聚焦。未来我们相信,随着互联网租赁行业的独角兽租客网的不断发展,定能对整个市场行业生态,创造新的辉煌!

2020年04月29日 11:50

对于年轻人来说,买房是刚需吗?

买房是刚需吗?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肯定的,有了房子,才有了家,才能在城市中有归属感,感觉自己终于在城市里扎根下来了。但房价那么高,买得起房的人越来越少,看房兴叹的人越来越多。那么对于这些人而言,租房是唯一的选择,不然只能流落接头或者卷铺盖打道回府。从价格和政策上来说,租房市场的门槛相对于比买房的更低,只要双方价格上谈拢,签订合同后,一般都能迅速的拎包入住,而且类似白领公寓的高档房屋租赁,不管是居住环境还是房屋品质,并不比自己购买的差。比起买房要背负的巨大压力,如今的租赁市场正在悄然改变……租赁市场的羊毛也要撸近一年来,由于国内楼市受制于诸多限制,商品房在成交量上都较此前有明显下滑,不少地区都出现了腰斩甚至暴跌80%的情况,对此房地产从业人员可谓“苦不堪生”,房产中介,本质上是以买卖为第一业务,出租房是给新手练练口才,熟悉环境的,中介老司机一般都懒得带租客看房子。但目前,一线城市二手房买卖基本是冷冷清清。严厉限购限贷后,还有房票的人不多了,就这么点潜在购房者,注意力全部在新房市场,盼望买限价房,捡便宜货,持币摇号每月开大奖,对二手房不感兴趣了。中介是直接倒霉蛋,没买卖业务了,怎么办?持币待购导致租房需求越来越大了,中介在经历一番洗牌之后,也逐渐加重租赁筹码倾斜于租赁业务。正好国家又大力提倡租赁市场,于是当一窝中介转入了租赁市场后,各种撸羊毛的套路就出现了……中介公司是买卖交易人,聪明人一大堆北上广深一套600万的房子,买卖中介收费12-15万(还要打点折),租金行情是6000~7000元,一般是中介收费5000元左右。表面看,出租20套,差不多等于买卖1套。以前确实没什么积极性。但是,中介公司在大数据的支持下,这次玩出了前无古人的新高度,利润率直接提高了十倍,堪称巅峰之作。长签五年。第一年扣除三个月租金,以后每年扣一个月。五年扣了七个月,去掉清洁和简易装修20天左右,中介实际上得到了6~6.5个月的租金。1.按照7000元的月租,中介收入就是4~5万了。2.大部分租客可能提前走,拖后走,又可以罚款1个月,没收已付租金几个月。违约金原来是房东的。新玩法开创了新思路。中介公司可以在一套房子里反复撸羊毛,收到7-9个月的租金。那么,出租2套,接近买卖1套。这个新发明,已经足以颠覆中介行业的思维了。租客何去何从那么在如此紧张的市场环境下,大批的租客应该怎么办呢?放弃工作回老家?还是自认倒霉,签署长期合约?自己心里都知道有违约的可能,但是抱着无可奈何的态度,也要咬咬牙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下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高昂的中介费和低迷的房源市场使很多租客丧失了信心,但是说句不恰当的比喻“正义不会缺席,只是迟到,它终将会来临”。我们在茫茫的租房信息中,终于能找到一家用心做中介的平台——租客网租客网打出了“租客免押金,不收中介费”的宣传标语,这对于北上广深这些超一线城市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租客网做到了。也许有人会说这个租客网太傻了,非要与其他平台不一样,搞特殊。其实,租客网才是真正聪明的人,用真心换真心。租客会抱着反正也不会吃亏的态度试一试,租客网用这样的方式吸引了租客,让大家关注,然后用实际行动告诉用户——你的选择没有错。

2020年04月26日 15:05